全民健保

醫改追追追》健保開診院所查詢頁面增列欄位說明,不再讓民眾霧煞煞!

醫改會這兩年來持續緊盯著健保署,趕緊做好健保行動通APP及《健保特約醫療院所看診時段》查詢網頁,讓民眾能輕鬆地正確查詢假日看診資訊,避免盲目衝大醫院急診。

在106年1-2月間,醫改會也號召志工進行實測,透過使用者第一手查詢經驗,發現部分志工反映民眾使用網站查詢功能時,常無法理解網頁上「長假期看診時段」、「特定休診日期 (未來三個月)」兩欄位定義之差別,而被搞得霧煞煞(閱讀全文)

Read More

健保分級醫療上路前體檢—健保APP查詢假日開診資訊準備好了嗎?

辜智芬(醫改會研究員)

我們不斷督促健保署改版健保行動快易通APP及網站的假日開診查詢系統,健保署也於今(106)年春節前推出新版,並針對長假期,如春節與228開診資訊做了調查…(閱讀全文

Read More

105.11.25《分級醫療六大策略行不行公聽會》 醫改會發言稿

105.11.25《分級醫療六大策略行不行公聽會》 醫改會發言稿
醫改會從健保資源合理配置、提供民眾適當醫療角度,並且避免醫學中心成為大型輕症量販店,以後全民得面臨「有健保但重症沒人醫」,我們絕對支持分級醫療轉診制度!但請政府要玩真的,健保法第42條同病同酬+43條部分負擔+44條家醫責任制,就請整套上路,不要只讓民眾先唱獨「繳」戲引發反彈而亂了套!請參看醫改會官網(www.thrf.org.tw/news/1573)之前論述,在此不再贅述。今天,醫改會要特別提幾點過去比較沒有時間論述的其他重點與建言...(閱讀全文)
Read More

破除【推動分級醫療只有漲部分負擔】的舊思維

醫改看新聞

破除【推動分級醫療只有漲部分負擔】的舊思維

 

沈珮涵、朱顯光(醫改會研究員、副執行長)

健保署拋出部分負擔「三漲」方案,試問若回到各界無不企盼的分級醫療目標,單純調整部分負擔真的有效嗎?答案早已顯現在前兩次調漲的經驗。⋯⋯(閱讀全文

Read More

「調漲部分負擔非萬靈丹、搶救急診要對症下藥!」新聞稿 後續媒體報導與新聞集錦

「調漲部分負擔非萬靈丹、搶救急診要對症下藥!」新聞稿
後續媒體報導與新聞集錦

 

感謝各大媒體報導,截至 2016/10/24,計有 18 則相關新聞報導。⋯⋯(點看新聞列表

Read More

醫改會:調漲部分負擔非萬靈丹、搶救急診要對症下藥!

105.10.20 新聞稿

公布民眾對健保急診改革方案支持度之民調結果
醫改會:調漲部分負擔非萬靈丹、搶救急診要對症下藥!

 

Read More

當天價醫療遇上健保上限 (醫改會董事、前衛生署長 楊志良)

當天價醫療遇上健保上限
楊志良(醫改會董事、前衛生署長)
生命誠可貴,特別是有高度療效的藥物可以使用時,健保理當給付。但資源有限,社會集體的能力雖然龐大,但也有其極限,我們願不願意共同負擔幾近天價的醫療費用?...(閱讀全文)
Read More

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C肝治療的國家級政策(曾任衛生署藥政處長、陽明大學退休教授 黃文鴻)

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C肝治療的國家級政策
黃文鴻(曾任衛生署藥政處長、陽明大學退休教授)
今年4月6日的蘋果日報頭版,報導坊間各式代辦業者,開價10到55萬元,協助病患取得印度、孟加拉藥廠生產的治療C肝學名藥,……只要取得醫師處方箋、診斷證明書,切結其僅供個人使用,即可申辦,自行購藥。
從那篇報導之後,這幾個月來陸續出現各種有關治療C肝藥品納入健保的論述,但其重點大多是如何納入、健保署如何議價或殺價,將其定位在健保藥品給付及經費的執行層次,缺乏國家政策的高度。近日衛福部發布新聞,預定明年將C肝治療藥品納入健保給付,以壓低C肝藥品較日、韓價格為目標。
Read More

遲到17年的健保正義(台北醫學大學衛政中心副研究員、前資深醫藥記者、前嘉義衛生局長 張耀懋)

遲到 17 年的健保正義
張耀懋
台北醫學大學衛政中心副研究員
前資深醫藥記者
前嘉義衛生局長
歷經十七年餘,新政府終於將健保卡「鎖卡」的最後灰燼,掃進歷史裡
鎖卡,是對付繳不出健保費者的終極手段,過去甚至直接「扣卡」,當場沒收,留下一臉錯愕的欠費者,有的只好乖乖地繳保費,更有無力繳保費的,只好忍著病痛,難堪地從排隊掛號的人潮中掩面離去。
Read More

鎖卡終成過去,醫改會促成就醫與欠費脫勾

鎖卡終成過去,醫改會促成就醫與欠費脫勾
劉淑瓊(醫改會董事長)
沈珮涵(醫改會研究員)
新政府日前宣布將兌現「全面取消健保鎖卡」政見,為健保醫療人權寫下新頁,醫改會為此決策喝采。醫改會早在民國99年有感於健保便宜行事以鎖卡方式作為追討欠費手段,導致多起悲劇後,率先發起聯署並於行政院人權委員會提案為鎖卡族請命,促成政府推出愛心專案,後來二代健保修法時也參考本會主張,通過先查證再鎖卡的過渡期,鎖卡族由70萬人驟降到4萬人。歷經六年倡議,醫改會的主張總算被執政者採納,令人振奮!
Read More

頁面